清谈那些民国旧事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7日

       音乐史:民国初年普通民众的选举生活:来自《少兵议员》————解读《民国轶事》第六届选举是好事, 因为有永远都是争权夺位的人, 如何保证掌权的人不伤害老百姓, 化公权为私兵器, 日夜寻租;如何确保任职者真正为人民服务, 一切从公众出发, 也只能通过选举。人类发明了这个东西, 就是为了避免残酷血腥的权力斗争再次发生, 防止权力被一两个独裁者毫无节制地完全掌握。在选举过程中,

权力的竞争者需要当众宣誓, 提前告知他未来可能给人民带来的好处。与此同时, 权力的竞争者努力展示自己的能力, 并说服选民投票给他。选举制度产生后, 政党开始存在。从本质上讲, 政党是一支以选举为核心工作的助选队伍, 是一支未来的执政队伍。因此, 选举必须有赢家或输家。
       没有赢家或输家的选举是假选举。 In order to be elected, the main form of the political party is the campaign team to criticize and debate each other.这个过程让选民了解他们的政治纲领和他们未来的政策, 这可以给自己带来好处。因此, 有选举就会有选举, 有选举就会有辩论。这就是全世界很多普通人都知道的选举生活。没有经过这个过程的所谓选举, 自然是骗人的把戏。那么普通中国人呢, 他们是否也经历过这样的选举生活呢?让我们阅读以下内容《民国轶事》一文可以知道一二:议员和天鹅龟:议员在选举期间动议大家投票, 开缺时, 出纳员能否发声。 Some people painted a small swan and signed the name of the elected person;有人画乌龟,

上面押韵, 最后一句有云“画乌龟丑”。看到的人是玄曲, 还有一位乡议员。市民们在锻炼的时候, 有的市民不能自称饿了。 Since the villagers started to graffiti and came out,

and later got elected, the villagers called it "the biscuits councillor" cloud.愚公在1919年初写下了这段“轶事”,

所以这里写的庶民选举生活自然是指民国初期。事实上, 在中国, 西方式的基层议员选举始于晚清“预备宪政”时期,

即中华民国成立之时, 由下而上的议员选举成为政治规范, 议会机构自下而上建立。直到蒋介石成立南京政府, 他才停止玩所谓的“军政”和“政治训练”。 1947年前后, 从下到上开始了立法委员和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 恢复了基层民主选举。总而言之, 在1949年之前, 中国人在这种选举生活中应该有二十或三十年的经验。有选举就有运动, 尤其是刚刚上演了西方选举诡计的时候。由于选举法未必完善, 公众对选举的认识也未必十分清楚, 因此运动选举贯穿民国整个时期。运动的形式多种多样, 但在基层却大同小异, 比如在选票上做标记, 以各种形式贿赂候选人, 有些团伙试图控制选举。往上走, 当然是越玩越有逼格的, 也有张嘴的。以往教科书谈及民国政治腐败时, 常指出民国议会政治的“虚伪”, 尤其是1923年贿赂曹锟。在他担任总统职务时受贿。民国时期的基层选举中, 议员用饼干换选票, 以及在选票上用天鹅、乌龟等标记的情况屡见不鲜。但是, 这些事例能否证明民国的议会政治是纯粹是骗人的, 从下到上的议会选举都是贿赂?如果你这么认为, 那当然是别有用心的攻击性宣传。事实上, 有选举肯定比没有选举要好。如果选举存在竞争, 可能会出现“选举贿赂”, 而选举贿赂只是表明选举本身有抗衡, 选票仍然有效, 候选人需要尊重选民。如果选举的形式有“选民”和“选票”, 但结果早已确定,

或者选举中使用的“选民”投票的职位和权力, 其实还是归根结底。
       由一个组织部门或一两个高层管理人员决定。人指定的。那么, 这次选举才是真正的虚伪。只有这种“投票”是没有价值的, 候选人不需要向“选民”行贿。他唯一需要贿赂的人是某个部门的负责人或可以做出最终决定的上级人员。这就是当今中国流行的“跑官”和“买官”。无论如何, 对于大多数选票, 选民毕竟, “贿赂”比专注于一两个有权势的“买官”要强得多!前段时间, 有消息称, 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大兴庄村村委会换届选举公开售票。事发后, 南都专栏作家“熊培云”再次坐在高高的庙宇中, 开始骂大兴庄村民不懂得捍卫“民主权利”, “民主信心动摇”。后来, 他开始兜售自己的“制度与文化民主的双重建构”(《如何无法实现民主》)的空洞理论。事实上, 大兴庄村的农民能把选举卡烧到600元, 真是让我吃惊。乐至在N年前也曾多次收到草根代表选举的选民证, 但没有人愿意买, 除了按照领导的意图圈出一个完全不知道的候选人的名字, 这个选民的证明就是一张废纸一文不值, 甚至把卫生纸弄得太小。一张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一文不值, 没人愿意花钱买的选民卡。在北京皇城下的一个村子里, 一个聪明的投标人可以以600元的价格把它炒掉。开拓!全国贫困农民兄弟手中的无用选举牌, 能卖到这么高的价格, 真是功德无量啊!这些大兴庄农民无疑比80、90年前用投票换饼干的草根选民要强大得多。从他们身上, 我终于看到了中国“改革民主”的希望!终于, 回到“酱饼议员”一事, 民国初年, 尽管议会选举存在种种弊端, 但在实践中仍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 The vast majority of elected members are indeed part of the party. , 毫无疑问, 他们是乡镇议员、县议员​​、省议员, 包括国会议员。 Most of the people who can be elected are people who have certain knowledge and assets, and who have no major problems in their conduct.他们在民国初期的政治生活中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有的办报、结社、结党, 包括成立各种利益集团, 推动当地社会公益事业。其原因当然也与选举政治有关。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钢鳞。如果普通老百姓真的有实际的投票权, 虽然他们可能会玩换饼包子的把戏, 但最终还是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人。 .关键是如何真正把选举和民生利益结合起来, 让选民明白自己的选票是真正有效的, 能影响到自己切身利益和生活的。只有这样, 才能实现基层民主。不考虑这些现实, 谈基层农民的“民主权利”和“民主信心”, 都是一派胡言。
        ****************************************************** ** ****《民国轶事》随笔系列一至五, 乐之诗博客:http://lezhishi.blog.tianya.cn/

Copyright © 2001-2022 赛航科技有限公司 saih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jasonholborn.com) 浙ICP备202234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