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从这里改变[这里让发小说吗?]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30日

       99年冬, 12月的第二个星期一。数百人的会议室, 百十位教育界新秀们正襟端坐,

两个多小时了, 我还真佩服台上面没有有发言的科长局长们, 坐的那叫一个稳。我是不行了, 迷离间仿佛一只小手正顽皮的蒙上我的眼, 在耳边轻轻说:“感觉到眼睛很乏, 眼皮很沉是吗?闭上吧, 就一下。一下就会很舒服的, 不会被人发现。”“对,

你是对的。”心里另一个声音回答着。轻轻点着头慢慢的合上眼。“……这次的活动是对你们应届大学生在投身教育工作后的一次考验, 一次锻炼。支援偏远农村教学的重任就要靠大家来完成了。
       希望一年后我们每一位同志都可以在“支教”学校的工作反馈上写上一个大大的优。”我是在这雷鸣班的掌声里“苏醒”的(感觉象刚结束冬眠的青蛙)。第一动作, 快速的用手背擦去嘴角边那道“晶莹”。
       迷蒙的眼睛快速环顾, 还好没人注意我!为什么掌声如此热烈?对领导的尊重?还是因为会议的结束?嘿嘿……哦~旁边的女孩子还挺漂亮。
       俏俏的小鼻子显现顽皮与任性, 长长的睫毛下清澈的眼睛, 让我想到小溪, 想到清潭……刚才怎么没注意呢?可惜了, 不知道她会不会和我分一起呢?美女也许发现我的“凝视”眼角轻轻撇了我一下, 唇角淡淡的笑意一现而过(四个月后我们还为这个问题探讨过。她说那天不是笑是撇嘴——轻蔑我的意思!有撇地那么好看的吗?), 太美了。估计美女已经习惯被人这么狠狠观测了, 呵呵。更何况象我这样的“潇洒猪哥”呢?!“……本次‘支教’活动中全市唯一一名自愿报名97年参加工作的徐飞扬同志……小徐?……”说真的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时是怎么站起来又怎么坐下的, 被百十双眼睛一起“刷刷”感觉—晕晕。后来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大会结束语都完了, 怎么会扯到我身上的?当时光想美女了!嘿嘿~~我不脸红这叫诚实!美女轻轻地一皱眉, 嘿嘿~~这回是用两只眼睛看我了, 不是开始时候的一只眼睛的三分之一眼角。眼神中一丝怀疑(你?不是有毛病吧?要不是教育局硬性文件, 本界新毕业的大学生必须参加这次活动, 鬼才去呢!)两年后一次闲谈中一个哥们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小子胆也太大了, (因为当时刚实行聘任制, 农村学校开回家一大批硬件不够的民办教师所以下面对我们那批下去的小年轻嘿嘿)……那次‘支教’上面传的可是有去无回!年终考核不是优, 不让反城的。没想到你还真混回来了。”唇角显现, 我老婆标志性表情——浅浅的笑意一现而过。

Copyright © 2001-2022 赛航科技有限公司 saih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jasonholborn.com) 浙ICP备202234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