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后见之明”吗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6日

       关于所谓的后见之明, 我最近看到一个期货投资人西川的采访, 感觉很到位。有人问:“为什么很多投资者往往对行情有独到的分析, 能准确预测行情, 却难以转化为利润?”西川的回答是, “其实大多数投资人在市场上都是盲目的, 对一次错一次, 因为一切都是事后才想到的, 通常认为是记住吃什么而不是打架——只要记住当你是对的,

不记得什么时候错了, 如果没有, 如果你把它付诸行动, 你就会有一种很好的自我意识, 你会是世界上最好的, 而不是失去理智, 一旦你做了一个坚实的计划, 你会如实反映每一个是非。”这只是投资, 后见之明。无知的后果只是个人对自己的盈亏负责。如果把后见之明放在社会决策上, 影响就不会那么简单了。诺贝尔奖获得者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 2002年的经济学,

是当今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心理学家。
       他专门讨论了后见之明的社会成本。在《慢与慢》中有一段这样写道:后见之明对决策者尤其无情, 包括医生、财务顾问、三垒教练、首席执行官、社会工作者、外交官和政治家。当好的决定导致糟糕的结果时, 我们会责怪那些做出这些决定的人;以及那些做出事后看来是正确的决定的人获得很少的信任。这是典型的“结果偏差”。卡尼曼认为, 这从价格制定者到决策者的后见之明的存在可能导致决策者更喜欢官僚作风——非常不愿意承担风险。我之所以提到西川和卡尼曼的经历和研究, 是因为我在天津看到了温家宝总理在达沃斯年会上的讲话。谈到2009年的经济刺激方案时, 总理说:“对于我们应对危机的方案, 一些人罔顾事实, 歪曲指责, 甚至说这是不必要的成本。我要郑重声明, 正是由于我们决策果断、反应科学, 避免了企业倒闭、工人失业、农民返乡, 继续保持了中国经济发展的良好势头, 维护了社会和谐。和稳定, 避免了现代化进程中的重大挫折。”后见之明他们通常认为自己是“寻求者”, 好像可以预测一切, 但他们不一定记得自己在 4 万亿之前说过什么, 就像分析股票和买卖股票一样, 这是两种工作。 2009年的经济刺激计划确实有副作用, 但它的初衷和主要目标都达到了, 我在过去的六个月中一直在我的地平线专栏中强调和重复这一点。我之所以反复说, 是希望这种事后诸葛亮是可以纠正的, 在充分认识到4万亿刺激计划的必要性和效果以及出现的问题后, 将进一步讨论当前稳增长的合理性。当然不会是4这次是万亿, 因为情况远没有以前那么糟糕;这次也不会是 9 万亿天信贷额度增加了, 因为大家都知道, 信贷失控导致楼市反复出现泡沫, 地方融资平台出现问题。但是, 4万亿的本质并没有改变, 就是当市场总需求不足时, 政府会补充。如何补充?不是没有什么可以挖一个坑再补一个坑, 而是补充了长期经济增长仍然存在的短板——中国远不及发达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 “铁公鸡”还不错, 问题还在于融资模式。上一期《地平线》刚刚分析了中国铁路投资的短期贷款和长期投资问题。 “2011年年中, 铁道部发行的5855亿元债券平均剩余期限不到两年半。”必要的方法是建立一定的发展规模的长期债券市场的另一种方法是政府直接为这些公共产品提供财政补贴。有意思的是, 在天津达沃斯, 我们清楚地听到, 这一轮稳增长需要更多依靠财政支出, 而不是更多的钱。北京大学林毅夫在回答问题时表示, 金融危机后, 中国政府4万亿元的大规模投资帮助中国走出了危机, 房地产可能是这个计划的副作用。对于近期政府批准的1万亿新投资项目, 林毅夫表示:强调资金来源依赖财政支出而非信贷宽松, 以避免计划可能产生的副作用。
       而温总理在与出席年会的企业家代表交流时表达得非常清楚:“我们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仍有很大空间。即使过去两个月财政增速有所下降, 7月份归根结底, 我们的收支平衡了, 还有1万亿元的余额。多年来, 中央预算内稳定基金仍有1000亿元以上。
       我们将适时将这些作为预调微调措施, 促进经济平稳增长。 “中国经济存在稳增长的问题, 但问题没有2008年那么大。稳增长的唯一途径是投资基础设施建设, 但要靠财政支出而不是货币信贷。因此, 我们自然可以理解, 为什么央行还不着急, 我们也可以更加放心一个情况——房地产泡沫难以重现。希望我不是伏笔, 也不会有后见之明! (作者为本报编委)

Copyright © 2001-2022 赛航科技有限公司 saih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jasonholborn.com) 浙ICP备202234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