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鹰农牧股价“超低空飞行”或退市 养猪第一股半年预亏16亿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5日

       深圳和北京报道, 2019年以来, “猪周期”再次升温。然而, 曾被誉为“养猪第一股”的雏鹰农牧(002477.SZ), 因股价连续跌破1元, 面临退市风险。雏鹰农牧于2010年9月15日登陆中小板, 一度风靡一时。 2017年后, 其“还债”、“饿死猪”等怪事屡屡刷新A股投资者的三观。业内人士认为, 公司流动性已经非常紧张, 偿债困难, 退市后极有可能被同行收购。 2019年7月19日, 雏鹰农牧发布《关于公司股票可能终止上市的第一期风险提示公告》, 公告称, 共连续10个交易日(2019年7月5日-18日) ), 收盘价已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终止上市。公告还称, 仅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在深交所发行A股的上市公司连续20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为低于股票面值, 深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此外, 雏鹰农牧应当自本公告公告后的每个交易日披露一次, 直至收盘价低于每股面值的情形消除或深交所作出终止决定为止公司股票上市。二级市场表现不佳在面临退市风险之前, 其实雏鹰农牧业的基本面也可以用鸡毛来形容。雏鹰农牧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 公司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4.8亿元至16.2亿元, 去年同期为亏损7.75亿元。关于亏损, 雏鹰农牧认为,

2019年上半年, 公司生猪产量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 养猪成本增加, 公司盈利能力大幅下滑;二是公司目前负债规模大, 财务费用高。 .从2017年开始, 雏鹰农牧开始亏损, 逐渐飘走。 2017年和2018年, 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6.98亿元和35.56亿元, 同比分别下降6.44%和37.6%;扣除不可抵扣的净利润分别为-3.05亿元和-38.77亿元。值得一提的是, 2019年1月30日, 雏鹰农牧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修正公告。对于下调业绩预期的原因, 雏鹰农牧表示, 资金短缺、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是业绩下滑的重要原因, 进而导致业绩下滑。导致“没钱买饲料饿死猪”。怀疑和嘲笑。
        1月31日, 深交所就该公告向雏鹰农牧发出关注函, 要求说明生猪销售单价大幅下降及集中计提减值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各种资产, 并说明是否有业绩“洗牌”。大浴场”的情况。一位接近雏鹰农牧的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公司的资金确实已经相对由于年初母猪饲料短缺, 生产的仔猪营养不良, 死亡率高。跨境并购更倾向于参与银行。虽然主营业务是养猪业, 但雏鹰农牧业更倾向于多元化经营。投资电竞5亿元, 多次参股农业商业银行。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公司越好, 产品越纯, 比如茅台。由于多元化发展, 许多人不得不断臂求生。 2016年3月30日, 雏鹰农牧发布公告, 公司拟与上海晶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设立电竞产业投资基金, 预计总规模不超过5.05亿元, 其中景远投资为普通合伙人。
       认购500万元, 雏鹰农牧作为有限合伙人认购5亿元。当时, 一位民生证券分析师曾表示, 雏鹰农牧的逻辑一脉相承, 继续强烈看好公司未来在养殖板块的快速扩张和M2018年6月, 公司公告拟以自有资金2600万元认购此前参股的河南新郑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000万股。截至2016年底, 雏鹰农牧持有其4.55%的股份;年底, 雏鹰农牧宣布拟以自有资金投资焦作中旅银行。截至2016年底, 雏鹰农牧持有其4.96%的股份。此外, 公司还持有河南领先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河南太原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新郑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3家准金融公司股权。变卖资产偿还债务超4亿元 根据雏鹰农牧2019年一季度报告, 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043.02万元。 2019年1月, 公司将开封市尉氏县大营镇港路村饲料厂转让给新郑机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 包括无塔供水设备、饲料罐、压缩机、料仓、散装成品、玉米钢材仓储仓库等设备, 转让总价为1362万元。同时, 还将开封市尉氏县大营镇港路村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和地上建筑物所有权转让给新郑机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自有建设用地为工业用地,

面积32789万平方米。转让总价为2637.57万元。两者都已付款。此外, 2019年1月, 雏鹰农牧全资子公司吉林雏鹰农牧有限公司划转至裕粮集团吉林粮业有限公司。吉林地区15个仓库的总价为11720万元, 其中1391.1万元用于偿还河南豫粮食品集团有限公司维修费、地租、税金和原材料供应商的欠款。早在2018年11月, 雏鹰农牧就发布公告称, “18雏鹰农牧SCP001”无法按期足额支付, 构成重大违约。
       本次债券发行期限为270天, 应付本息总额为5.28亿元。不久后, 宣布与部分债权人达成协议, 用公司的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偿还本息,

从而引发市场“以肉还债”的调侃。因此, 雏鹰农牧也发生了多起涉及逾期债务的诉讼。 2019年7月9日发布的新诉讼及逾期债务公告显示, 公司仍有5起新诉讼, 原告为威塔麦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平贤总、北京奥特奇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有限公司、嘉茂通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和山西长治丽都农村商业银行有限公司, 涉案金额共计1.92亿元。截至2019年7月9日, 新增债务逾期本金合计2.89亿元, 两者合计4.81亿元。业内人士认为, 公司流动性已经非常紧张, 偿债困难, 退市后极有可能被同行收购。 “公司目前正在进行的债务重组仍在沟通中, 债权人众多, 包括数百家, 包括各种金融机构。机制。事实上, 对于公司来说, 最重要的是资金短缺, 从而引发了一系列问题。银行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在提款, 否则也不会那么难。 ”上述接近雏鹰农牧的人士说。编辑:刘春燕主编:陈峰

Copyright © 2001-2022 赛航科技有限公司 saih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jasonholborn.com) 浙ICP备202234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