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移民:箭在弦上的欧洲难题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5日

       一张三岁叙利亚男孩的照片再次将欧洲各国政府对难民问题的处理不力推到了风口浪尖。
       为什么欧洲面临如此严重的难民危机?各方对难民危机持何态度?他们将如何处理这个棘手的问题?这些已成为近期国际关注的焦点。生活悬殊是催化剂 非法移民是国际社会长期存在的普遍现象, 何时有非法移民还很难说。另一方面, 难民是被迫逃离原籍国以避免迫害或公开战斗的人。 《联合国难民公约》明确要求各国给予难民庇护。但在现实中, 难民和非法移民往往很难区分清楚。人有求利避害的天性。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 南北差距越来越大。许多国家的人民饱受贫困和战乱之苦, 但他们并没有放弃追求富足、安宁、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移民发达国家追求幸福生活的想法应运而生。但这种想法无法通过正常的方式实现, 所以我们不得不冒险, 选择走私的方式。
       在全球范围内, 美国和欧洲都受到非法移民的困扰。美国的非法移民主要来自美洲, 其中大部分来自墨西哥;而欧洲的非法移民主要来自非洲、中东等地区国家。与美国相比, 欧洲国家面临的非法移民问题更为突出。原因很简单, 美国是一个国家, 政府在移民问题上的立场往往是统一的。欧洲是许多国家的财团。尽管欧盟在非法移民问题上有统一的法律规定, 但各国对非法移民的态度和立场却大相径庭。总体而言, 欧洲国家中有一些入境国家, 即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 它们乐于让移民登陆, 然后不知不觉地向中欧和北欧进发。还有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等很少有人愿意移民的国家, 因此他们既不是麻烦制造者, 也不是解决方案提供者。最后, 还有德国、荷兰、奥地利、瑞士、斯堪的纳维亚等目的地国家, 对非法移民比较宽容, 很多移民都会想办法来到这些国家。一般来说, 非洲的非法移民会选择从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入境, 然后前往英国、法国、德国等发达国家;而中东的非法移民一般选择通过土耳其到达马其顿, 然后进入塞尔维亚, 最后进入相对富裕的匈牙利, 然后尝试通过匈牙利进入德国、奥地利、英国和北欧等富裕国家.许多重要的过境国拒绝非法移民, 他们很可能会被送回原籍国。可以说, 生活的巨大落差是非法移民的深层次社会原因。欧洲的负担越来越重, 欧盟权威民意调查机构“欧洲晴雨表”日前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 在欧洲非法移民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过去一年, 形势更加严峻,

欧洲非法移民人数严重超出预期。今年前六个月, 有 100, 000 名移民通过巴尔干进入欧盟, 而去年同期为 8, 000 人。匈牙利现在是受难民影响最严重的国家, 政府官员表示,

今年 1 月至 7 月, 他们记录的从塞尔维亚进入匈牙利的病例数量是去年同期的 13 倍。首先, 非法移民增加了欧洲的财政负担。
       面对跨越地中海的非法移民, 西班牙和意大利都向非法移民提供医疗援助和人道主义援助。为了尽量减少非法移民在跨海沉船事故中的伤亡, 意大利政府发起了“我们的海洋”救援行动。此前, 意大利内政部长阿尔法诺表示, “我们的海洋”救援行动每月的费用为950万欧元, 意大利政府迄今已投入超过1亿欧元。在欧债危机的影响下, 意大利一直很尴尬。英国内政部2013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也显示, 在英国的非法移民通过享受公共服务, 平均每人每年从英国纳税人那里消费4250英镑。其次, 欧洲国家的社会成本因此大幅增加。在非法移民问题突出的国家, 政府不得不增派警力维护边境安全, 保障当地社会正常秩序, 尤其是尽量减少非法移民对当地居民生活的负面影响。同时, 相关部门要尽快确认他们的身份, 妥善安置非法移民, 并提供必要的服务和帮助。最后也是最严重的一点是, 大量非法移民的涌入将改变整个欧洲的民族和文化构成, 冲击主流文化。这也成为欧洲各国政府和民众最担心的问题。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 “突然有一天, 欧洲居民一觉醒来, 发现自己变成了当地的少数民族。”既然非法移民给欧洲带来了如此多的现实挑战, 欧洲各国政府似乎应该采取严厉的限制措施来避免麻烦, 但实际上问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欧洲近年来面临严重的人口老龄化问题, 严重依赖外部劳动力。以2010年的德国为例, 人口约8200万, 其中不到1/7的人口年龄小于15岁, 超过1/5的人口年龄在65岁以上。短时间内, 要解决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只能依靠外来移民的进入。有专家认为, 移民已成为德国发展不可或缺的劳动力。德国公众对移民的态度也比较积极。 2014 年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 68% 的德国人欢迎移民, 46% 的人认为他们的到来利大于弊。此外, 欧洲一直倡导自由、平等、博爱的理念, 很多非法移民是申请庇护的难民。如果欧洲国家对非法移民采取严厉的限制措施, 就会偏离他们所倡导的核心理念, 让欧洲人感到内疚哑光的。只有在音乐会上才有出路。在各方压力下, 英国首相卡梅伦表示愿意接受数千名叙利亚难民, 但他强调这是有条件的。接受的难民必须来自联合国叙利亚边境的难民营, 而不是来自欧洲。他还表示, 英国是出于理性和良心行事,

但这并不是最终的解决方案。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将很快宣布一项更大的难民安置计划。欧盟将建议成员国确保有一个统一的分配, 并且那些进入欧洲的人分布在成员国之间。欧盟官员表示, 容克正在考虑将难民人数从 12 万增加到 16 万, 其中包括目前在匈牙利的难民。然而, 欧盟委员会提出的在紧急机制框架下按配额分配难民的提议遭到英国、爱尔兰、丹麦和东欧国家的拒绝, 各国最终仅就自愿配额达成协议。结果, 21 个成员国远未达到欧盟委员会要求做出的承诺。这些国家普遍担心, 目前的应急配额将在布鲁塞尔会议上永久确定。联合国移民署负责人认为, 这是一场难民危机, 而不是简单的移民现象。联合国最高移民官员安东尼奥·古铁雷斯 (Antonio Gutierrez) 表示, 欧洲无法通过零碎和渐进的方式应对危机。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单独应对, 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逃脱。欧洲一体化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发展, 面临诸多危机, 但各国可以在重要时刻搁置分歧,

凝聚共识没有任何

Copyright © 2001-2022 赛航科技有限公司 saih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jasonholborn.com) 浙ICP备202234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