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限度压缩赖账空间 大数据成追“老赖”良药

更新日期:2022年05月29日

       记者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获悉, 上半年, 北京法院执结标的480余亿元, 拘留331人次, 限制出境2069人次, 限制高消费17854人次, 经过协调, 目前已顺利实现北京房产在全国范围内的网络查询, 通过支付宝查询被执行人联系方式和住址的功能也已正式开通。此外, 失信被执行人在本市购置机动车也即将受到限制(7月27日《北京青年报》)。近年来, 由于部分人丧失诚信意识, 加上人口流动性加大, 故意赖账不还甚至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现象非常突出。
       这既导致债权人或受害者的权益迟迟得不到有效维护, 又导致法律权威和司法公信受损。该现象如不能尽快改变, 显然无助于人们树立对规则和法律的信仰。而通过支付宝找老赖的做法, 或对老赖可形成全面围剿之势, 最大限度压缩其赖账空间。所谓的通过支付宝找老赖, 主要是指法院通过支付宝账户查询被执行人的联系方式和住址。应该说, 该功能的开通对提高失信成本具有重要意义。
       要知道, 之前由于交通欠发达, 人口流动性差, 人们逃避责任的空间十分狭小, 执法者可以轻而易举地在居住地查获老赖。而如今, 交通和通信更发达, 人们的流动成本更低, 老赖规避责任的途径更多。在一个地方赖账不还后, 完全可以逃避到其他地方工作生活。这样以来, 不仅其面对熟人社会的道德压力更小, 且被查获的概率更低。也就是说, 如果依旧依赖于传统的执行措施和执行模式, 而不创新思路向互联网 背景下的大数据技术求解, 就等同于牛栏关猫, 拿精于算计、善于投机的老赖没有办法。这显然与依法治国背道而驰, 并不利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众所周知, 法律的权威和作用通过裁判得以实现, 任何一份生效裁判都是对法律进行严格适用的结果, 对生效裁判的执行就是对法律的遵守和执行。无视生效裁判就是对法律的蔑视, 恶意赖账就是典型的不诚信。老赖通过变换职业、更换居住地就能逃避责任, 显然是对法律的莫大讽刺。要想改变这一局面, 就得充分发挥技术优势,

要求掌握老赖行踪的组织机构向法院提供相关信息。一般来说, 老赖为逃避责任,

可能会更换手机号码和联系地址, 但其中的一些人尤其是年轻人往往离不开网购。他们向司法或执法机关隐瞒联系信息, 却会如实告知电商平台, 否则就会面临无法收到货物的风险。加之手机实名制、网络实名制、银行账户实名制的普及, 相信利用大数据技术, 很容易锁定老赖的具体行踪, 进而查获这些躲猫猫的赖账者。长远来看, 仅仅通过支付宝找老赖是远远不够的。当前, 互联网已经成为很多人工作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 且使用互联网又会留下痕迹。
       因此不仅应利用好支付宝这一平台, 还可以考虑授权司法机关在必要时介入所有互联网平台的数据库, 以此提高司法效率和办案质量。互联网世界里, 除网购平台外还有外卖平台, 物流平台等, 要是能够综合利用这些信息, 无疑有助于精准查找老赖, 织密惩戒失信的天罗地网,

进而让挑战道德底线和法律底线的老赖寸步难行、不敢赖账。
       建立并完善能够熟练运用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的智慧司法环境, 能够促使诚实守信、敬畏法律成为每一个社会成员的自觉行为。(史奉楚)责任编辑:陈辉达

Copyright © 2001-2022 赛航科技有限公司 saih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jasonholborn.com) 浙ICP备2022341328